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首页 >> 财经快讯 >>快讯 >> 危险的艺人和高危的艺人经纪公司
详细内容

危险的艺人和高危的艺人经纪公司

时间:2021-10-26     作者:财经快讯【转载】   来自:36氪

明星艺人再曝负面新闻。

10月25日,音乐人陈令韬的前女友(微博账号@他们叫我大花妞)在个人社交平台发长文,称陈令韬在两人恋爱期间出轨偶像明星孟美岐,并公开了数张与陈令韬的聊天记录,以及陈令韬与孟美岐的聊天记录。事件快速引发热议,话题#孟美岐陈令韬#阅读量当日已破10亿。

陈令韬此前曾作为制作人操刀孟美岐新专,并为其创作了其中全部四首歌曲。舆论扩散后,陈令韬发长文向家人和工作伙伴道歉,因为提到遗产处理问题而进一步助推话题升级。

当日中午,孟美岐所属娱乐公司乐华娱乐发布严正声明,表示孟美岐对陈令韬私人生活状况并不知情,且从未主动介入他人感情,目前仍处于单身,该条微博三小时后评论数破5万。随后孟美岐接受新浪娱乐采访,称是“在认为男方单身的前提下才和他交往”,现已分手,并在个人微博中表示“从未想过介入他人感情”。

虽然事件还未有定论,但从相关舆论的发展和催化能看到,公众人物负面新闻正在形成普遍的链条化反应,从知情人爆料、相关人物回应再到品牌方、项目方取消合作,已经成为一种大众预期。孟美岐事件后,其合作的主要品牌如MLB、巴黎欧莱雅老板电器青岛啤酒等就纷纷被网友催促发声明,巴黎欧莱雅还曾短暂隐藏了与孟美岐的相关合作微博。

与明星紧密绑定的艺人经纪行业,其面对的风险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快速提升。今年以来,吴亦凡、霍尊、李云迪等明星艺人频繁爆雷,更进一步加剧这种负面影响。艺人经纪还是一门好生意吗?随着孟美岐事件的发酵,行业正在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强监管,举报风,高敏感……艺人经纪成高风险行业

2020年曾被网友称为“塌房元年”,却不想一年后的瓜来得更猛更重,不但有一批明星艺人倒在了道德门槛上,郑爽、吴亦凡等还成为法制咖,并出现了张哲瀚这样严重伤害民族感情等恶性事件;相关问题处理力度更是空前,吴亦凡、赵薇、郑爽等的作品被全网下架。

政策监管和大众舆论在这样的背景下形成一股合力,对娱乐行业的乱象表现出零容忍、快反应、强力度的措施和态度。艺人经纪行业面对着越来越大的运营压力及风险。

从政策层面看,9月以来,广电总局、文旅部、税务总局先后发布艺人相关的管理通知,从艺人形象、职业操守、税务查收等方面提出了相关规定或征求意见,提出了叫停偶像选秀节目、杜绝畸形审美、加强演艺人员片酬规范管理等具体要求。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同期发布的《关于加强演艺人员经纪机构自律管理的公告》,更直接对艺人经纪机构提出了要求。

而从舆论环境来看,一系列塌房事件后,不但官方媒体越来越频繁下场发声,也在造成大众情绪的排斥和娱乐行业在舆论场下的失誉,甚至在一些事件上会采信非确定信息。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吴亦凡事件后,被卷进舆论风波的何炅、范冰冰、井柏然在第一时间报警,选择引入公权力为自己证明,而非以往常规的以律师函对大众发声。

这也成为互联网时代话语权变化的一种现象,以前缺乏发声通道的受害者们,比如都美竹(吴亦凡事件)、陈露(霍尊事件)等通过微博等社交平台,能快速吸引大众关注并带动相关部门下场。而相对存在隐患的是,在饭圈生态的影响下,对家粉丝、利益相关方包括路人的举报、“挖坟”屡见不鲜,明星越来越容易受到负面信息甚至不实信息的影响。

对于艺人经纪行业来说,这种大环境正在带来多方面的风险。

首先是公司运营角度上艺人公关难度的提升,各平台也纷纷取消明星相关的排行榜,降低了明星曝光度,而出现负面事件时大众反应和情绪的发酵都更强烈;此外,需要对可能的法律风险做提前规避,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此前发文加强文娱领域日常税收管理,曾带动了一波艺人工作室的注销潮,今年6月就超过了100家。

其次是外部环境,品牌和项目方在监管环境下会更加敏感,选择合作艺人时也更加谨慎,且不排除会在事态没有定论、但舆论导向一致的情况下,尽量避免和问题艺人合作,甚至解除现有的合作。此前吴亦凡、张哲瀚和霍尊出现负面舆情后,相关品牌方基本都在一天内做了切割。

包括在目前抵制唯流量论和泛娱乐化的背景下,项目方可能会减少选择使用偶像艺人。比如今年中秋档,各晚会邀请的阵容几乎是“零流量”,尤其是出自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团体组合与个人爱豆都未出现。对于发力偶像经济多年的艺人经纪行业,这头现金奶牛带来的收益将进一步萎缩。

从各个层面看,艺人经纪公司在这轮监管潮中受到的影响是娱乐行业内相对较大的,而这些不利因素已经表现在多个商业化层面。在此次孟美岐事件中,行业风险也在进一步体现。

从资本“香饽饽”到高危区,艺人经纪如何应对?

今年7月19日,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乐华娱乐)刚刚增加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和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为新增股东;阿里影业占股15%,量子跃动占股4.99%,分别为乐华娱乐第三和第六大股东。

这或许是近年来艺人经纪行业持续增长、备受资本市场青睐的一个缩影,人均可支配收入提升、“Z世代”消费群体崛起,以及短视频、直播等文娱新业态的兴起,都在助推艺人经纪市场规模扩大。艾媒数据中心显示,2020年中国艺人经纪市场规模达到千亿元级别。

互联网巨头们从2017年就开始频繁投资艺人经纪行业。如阿里影业除了乐华娱乐,还在2017年投资了麦特文化;字节跳动还在去年3月以1.8亿元投资了当时有Anglababy、周冬雨、陈赫、张钧甯等近50位艺人的泰洋川禾,还有多笔相关投资涉及传统影视和短视频等不同业态。

腾讯的动作相对较大,据统计共投资了13家与网红/艺人经纪相关的公司。2018年,腾讯以数千万元入股哇唧唧哇,后者在此后四年负责选秀节目制作和后续成团运营;同期还投资了壹心娱乐;随着电竞、直播带货等领域发展,腾讯在2019年入股了做电竞直播经纪的大鹅文化和直播平台博慕传媒等;2021年,腾讯投资了脱口秀公司笑果文化。

此外,百度哔哩哔哩小米等也有相关动作。应该看到,这些公司投资艺人经纪、网红MCN公司大多是为了旗下平台输送内容,带来流量;而对于艺人经纪公司/MCN 公司来说,这些投资除了在资金上有相应的补充,也有机会接触到大公司旗下更多的资源,包括乐华和泰洋川禾曾先后冲击上市。

但随着行业风险升级,艺人经纪公司或许将面临在资本市场上的失温。同时,这方面的高风险也进一步波及到视频平台、制作公司等行业上下游机构,此前李云迪事件后,芒果TV快速下架了前八期《披荆斩棘的哥哥》做重新剪辑打码。

面对目前的高风险压力,相关公司也在试图做出调整,在开发新业务的基础上打开更多营收渠道。乐华娱乐去年推出了虚拟偶像女团A-SOUL,并喊出了“永不塌房”的口号;泰洋川禾和壹心娱乐分别发力直播带货业务,前者成立了直播带货厂牌“目焦”,后者今年6月宣布“二次创业”,杨天真主要发力直播业务。

但这些新的发力方向从业务性质到公司能力,都还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发展期。从当下来说,艺人经纪公司主要的品牌价值和营收依然主要依托明星艺人,很难在实质上降低风险。一些数据平台还推出了“艺人风险尽调”服务。但面对一些突发性的暴雷事件,这些风险数据所起到的作用其实相对有限。

此次事件会对孟美岐的发展有怎样的影响,还待进一步观察;但对尽力规避此类问题的艺人经纪公司而言,这声弓弦响叩在了行业越来越脆弱的心理防线上。客观来看,这也有望成为艺人建立自觉自律和专业能力强化的推动力,而在这个漫长的转变期,各公司还将面对更多考验。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