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首页 >> 商业人物 >>商业人物 >> 谷歌前CEO施密特的10亿美元计划:寻找并资助能改变世界的青少年们
详细内容

谷歌前CEO施密特的10亿美元计划:寻找并资助能改变世界的青少年们

时间:2021-10-27     作者:商业人物【转载】   来自:福布斯中文网

前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和妻子温迪宣布了为期近一年的全球竞赛的获胜者,该竞赛旨在寻找和资助致力于改变世界的青少年们,而这次的结果只是个开始。

Rise的首批100名获奖者

雅利安·沙玛(Aryan Sharma)是一个前途无量的16岁印度孩子。他已经创立了几家小公司,一家专注于教育,另一家致力于帮助印度工人找到工作。虽然沙玛在如何将人工智能和医学结合方面有更大的想法,但问题是:当你是一个青少年时,很难获得支持。他表示,投资者不愿资助未成年人,而且也没有大量项目会认真对待青少年。

但在今年2月的一个晚上,事情出现了转机。沙玛收到了一个朋友发来的短信,说有一个项目可以把有才华的年轻人们都聚合起来,供他们读完大学,并资助他们所想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大胆计划。“当时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正是我想要的’。”于是他在4小时内完成了申请,并最终开发出了一款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来对身体异常情况进行X光扫描的App。

除此之外,沙玛还在钻研人工智能在物理疗法上的应用,而他是本周一上午宣布的“Rise”计划的100位全球获奖者之一。该计划是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妻子温迪(Wendy)承诺的10亿美元旗舰计划,旨在“发现、发展和支持为他人服务的全球性人才”。

“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我们俩都接受过帮助——有人相信我们,有人则做了一些事情来改变我们的机会。”温迪·施密特说。“我们意识到,虽然人才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但机会绝对不是。”

因此,施密特夫妇开始帮助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2019年,他们与罗德信托(Rhodes Trust,以罗德奖学金Rhodes Scholarship而闻名)和其它几十个组织开展合作,在全球范围内寻找15至17岁的优秀青少年,并为其提供帮助。事实证明,青少年人才并不短缺。两人的慈善机构施密特未来(Schmidt Futures)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5万份申请。在将最终入围名单缩小到500人、并经过严格的面试程序之后,该计划的第一批100名获奖成员出炉了。这些获奖的青少年们会说20多种语言,来自42个国家,包括墨西哥、肯尼亚和阿富汗。他们对从司法改革到生物多样性的一切都感兴趣。

获奖者将得到其选择的、任何有官方认可的四年制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外加津贴、导师计划和与其他获奖者交流的机会。另外,获奖者们将免费参加于7月在南非举行的为期三周的峰会,并收到由施密特夫妇赠送的笔记本或平板电脑,以促进相互之间的联系。施密特夫妇表示,他们不知道这个计划到底要花多少钱,因为要对这些神童进行长期投资:在之前的基础上,获奖者可以申请的资金还包括研究生奖学金、自己旗下非营利组织的运营资金,以及企业创建的种子资金。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像是一场终极的登月赌博:投入大笔资金来支持“青少年改变世界的梦想”这样不切实际、转瞬即逝的事情。不过,这同时是一个有可能带来巨大回报的项目。

“这一代人不像老一辈人那样有真正的边界意识。这个年龄段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边界在哪里。”温迪·施密特表示。

设立Rise的想法是在2019年初的一次飞行旅行中萌生的。当时埃里克·施密特正从美国东海岸飞往加州,参加旗下科学加速器项目的一个会议。麦肯锡校友、前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布雷弗曼(Eric Braverman)回忆道:“我们当时在问自己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如果你相信人类真的能解决世界上最困难的挑战,那么怎样才能让更多有洞察力的杰出人士花毕生精力来做这些事情,并坚持下去呢?”

为此,他们知道需要找到不受任何人关注的聪明年轻人,并降低后者的准入门槛。埃里克·施密特是加州伯克利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在2001年到2011年期间执掌谷歌。他最初想寻找数学和科学领域的天才,而温迪则坚持将范围扩大到所有领域。

“科学研究表明,人们普遍认为伟大的天才是在16岁时出现的,而不是在13或14岁的时候。”埃里克·施密特说。另外,处于这个年龄的人仍然很容易受到影响。“你有能力改变他们的未来。”

为了找到这些青少年,施密特夫妇通过与世界各地组织的合作来传递信息。例如,The African Leadership Group就帮忙在非洲寻找有着伟大思想的年轻人,而The Latin Leadership Academy就帮助从拉丁美洲寻找候选人。另外,Rise为那些无法上网的人提供纸质申请。

莉迪娅·露丝·诺丁汉(Lydia Ruth Nottingham)从她的香港寄宿学校得知了这个计划,这所学校是世界联合学院(UWC)网络的一部分,也是Rise的另一个合作伙伴。这位17岁的英国青年曾五次当选英国青年议会(UK Youth Parliament)成员,并获得哈佛图书奖(Harvard Book Prize)。“这计划简直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于是我去看了看‘有什么条件’?”

诺丁汉是来自170多个国家的数千名申请者中的一员,他们经历了8个月的申请过程、提交了关于自身情况的视频、对其他人的申请进行同辈人评审,并创建了个人项目来展示自己的才华和对社区的帮助。对诺丁汉来说,她为自己的学校发起了一场运动:用可重复使用的口罩取代一次性口罩,并以诗歌的形式向Rise评委报告了这个项目。作为100名获奖者之一,她目前正在申请大学,并对公共政策方面的职业道路感兴趣。

在西雅图高中读书的低年级学生阿德亚·巴特(Aadya Bhat)发明了一种装置来降低衣架高度,这样坐轮椅的人就可以够到衣架了。“我得到了很多支持。”巴特说。她希望可以读医学院,然后为弱势群体开一家免费诊所。其它获奖项目还包括编写虚构播客来对同辈人进行司法改革方面的教育;建立水培系统来种植水果和蔬菜,以解决粮食不安全问题;在申请者居住的难民营举办旨在防止青少年怀孕的讲习班。

“我被这些青少年身上的多样性激情打动了。”埃里克•施密特说。“如果他们专注起来,真的可以做到令人惊奇的事情。”

即使那些没有获得全额奖学金和辅导机会的学生也可以成为Rise网络的一部分。在这5万名申请者中,许多人已经开始通过群聊来保持联系,并帮助彼此做面试准备,以及阅读彼此的大学论文。在塔利班占领阿富汗期间,Rise社区的成员还联合起来请求Rise协助保护阿富汗成员的安全。

这正是施密特夫妇希望建立的互助网络。“Rise不是一个100人的计划,而是一个面向整个网络的计划。”布雷弗曼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关于年轻人的计划,而是一个为那些长大后要为他人服务的年轻人设立的计划。”

另外,施密特未来公司还开展了一个项目,为有前途的年轻数学、科学和技术博士提供支持,并为其提供一到两年的博士后奖学金——只要他们研究的不是自己的专业领域——而且施密特夫妇也在探索新项目,为明星级别的终身教职员工和大学生提供支持。

据《福布斯》估计,迄今为止施密特夫妇已经公开承诺向慈善机构捐赠超过20亿美元,其中有超过6亿美元已经发放出去。其施密特家族基金会(Schmidt Family Foundation)专注于可持续发展和自然资源,施密特海洋研究所(Schmidt Ocean Institute))则资助建造了一艘名为Falkor的海洋研究船,供学术海洋学家使用。

与此同时,为Rise寻找下一批获奖者候选人的工作已经开始。本周一,2022年15岁至17岁青少年群体的申请已经开放。该计划的目标是每年增加新的课程,并为青少年的好点子提供多年的资金支持。如果一切顺利,施密特希望将项目规模扩大至少十倍。

“如果Rise能起作用,我们为什么要把获奖人数固定在100人,甚至1,000人呢?”施密特说。“我们不差钱。”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