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首页 >> 财经八卦 >>财经八卦 >> 内控“不灵”,挡住中小银行IPO之路
详细内容

内控“不灵”,挡住中小银行IPO之路

时间:2021-10-26     作者:财经八卦【转载】   来自:融易咨询网

10月20日,正在排队IPO的重庆三峡银行董事长丁世录被纪委调查。这是否会对重庆三峡银行IPO产生影响,一时成为市场的热议话题。

  内控不严、财务质量不佳、不良贷款率高,向来是中小银行的通病。随着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加大,银行纷纷展开上市计划。不过,稍有不慎,这些通病就会成为它们IPO道路上的绊脚石。

  银柿财经记者了解到,包括重庆三峡银行在内,目前排队IPO的银行有12家之多,但这些银行存在的各种问题,令人难以忽视。

  IPO排队期间高管“出事”

  重庆市纪委监委消息显示,重庆三峡银行股份(以下简称“重庆三峡银行”)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丁世录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重庆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了解,丁世录在重庆三峡银行已任职11年。从2016年至今,其一直担任重庆三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然而,在他任职期间,融易资讯网(www.ironge.com.cn)消息 ,公开数据显示,重庆三峡银行营业收入并不稳定,净利润也有大幅波动。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该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63亿元、36.40亿元、37.77亿元、44.92亿元、45.34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9.85亿元、16.51亿元、12.80亿元、16.05亿元、15.04亿元。

  与此同时,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大幅上升。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由3.56亿元增加至13.37亿元,增幅高达275.91%。

  如今,距离重庆三峡银行第一次在重庆证监局办理辅导备案登记、冲击A股IPO已经过去五年。

  2020年6月,银保监会官网披露,重庆银保监局同意重庆三峡银行公开首次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发行规模不超过18.58亿股。

  同年12月,证监会披露了对重庆三峡银行招股书的反馈意见,从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及其他问题三个方面,对多达55项问题进行反馈,其中包括不良贷款大增、房地产贷款占比高、屡遭银保监及纪委处罚等重点问题。在反馈意见披露的10天后,三峡银行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截至目前,证监会官网显示的重庆三峡银行IPO动态仍然停留在“预披露更新”。

  无独有偶,在IPO之际,公司高管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的情况,广州银行也遇到了。

  2020年,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金控”)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调查。而广州金控的控股两家企业——广州银行、万联证券彼时正在冲击IPO。截至目前,对于李舫金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广州金控已在2020年12月完成了董事长一职的补缺,而旗下的广州银行仍在排队等待IPO。

  据了解,广州银行早在2011年就已经提出“争取早日实现上市目标”的口号,但至今仍未达成。2020年7月,广州银行首度披露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同年12月,证监会公告对其招股书提出了多达51条的反馈意见,广州银行的股权问题、不良贷款、房地产贷款、银保监罚单等都是被关注的重点问题。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纪钢告诉记者,董监高接受纪委调查,将会对公司IPO造成负面影响;而在冲击IPO期间,董监高发生人员变动,需要说明对公司持续盈利有无实质性影响。

  罗纪钢告诉记者,公司董监高被纪委调查,显然是公司内控出现了问题。

  “不健康”正让中小银行“裹足不前”

  2021年,A股已有5家银行相继上市,分别为重庆银行、齐鲁银行、瑞丰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兰州银行。另外,包括重庆三峡银行和广州银行在内,共有12家中小银行仍然在排队中,其中湖州银行、广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东莞银行4家是城商行,还有江苏昆山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厦门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等8家农商行。

  由于部分银行并未披露2021年半年报数据,银柿财经记者对拟IPO的这12家中小银行2020年报数据进行了梳理。

  从营收来看,4家银行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下跌,5家银行净利润同比下跌,其中,厦门农商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和广东顺德农商行这3家农商行的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厦门农商行2020年实现营收33.5亿元,同比下滑8.62%,实现8.29元净利润,同比下滑高达29.7%。广东顺德农商行营业收入63.45亿元,净利润27.54亿元,下滑幅度分别为25.85%、27.1%。广东南海农商行营收、净利润分别为53.03亿元、29.34亿元,增速对应为-5.49%、-9.11%。

  资产质量同样是了解银行自身健康状况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总体来看,2020年,这12家银行中大多数银行不良贷款率均较同期下降,拨备覆盖率、逾贷比指标也优于监管规定水平。然而,除了前文提及的重庆三峡银行不良贷款余额暴涨外,湖州银行等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均有所上涨。

  此外,部分银行还存在房地产贷款过高、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股东被列为被执行人等问题。

  中小银行的财务问题和内控问题历来作为其风险受到各方关注。银保监会在近期下发的2021年上半年银行保险机构涉刑案件情况中指出,与其他银行机构相比,中小银行机构内控水平整体较薄弱,诱发案件的内在因素比较多,案发数量仍处高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媒体表示,中小银行限于自身能力及历史原因,存在诸多不完善的地方,比如公司治理、风险内控等,加上外部经营环境的变化,确实有一些中小银行偏离了自身定位,“脱实向虚”现象客观存在。

  推动扩充资本、完善治理

  近年来,银行IPO整体提速。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分别有8家、1家、3家、8家银行成功A股上市,2020年受疫情影响仅1家银行成功上市,2021年以来银行业IPO回暖,迎来上市的热潮。

  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的相关政策密集落地,是中小银行IPO加速的重要原因。2021年7月,银保监会表示,将进一步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拨备计提,充实资本实力,实现稳健经营。此前,银保监会还提出,要推动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采取市场化方式引进投资者,包括外资和民营企业,鼓励依法合规的兼并、重组和股权投资;支持银行通过发行普通股、优先股、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二级资本债等方式,拓宽资本补充渠道;鼓励地方政府通过多种方式筹集资金帮助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此外,金融委等监管部门也多次强调,要建立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长效机制。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曾表示,中小银行较为缺乏核心一级资本,而银行上市能很好地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为中小银行提供最直接的支持。中小银行作为服务中小企业的主力军,资本充足率的提升能够使其更好地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此外,不同于企业上市IPO,银行上市融资具有更强的杠杆效应,能够通过资本转化为信贷投放来支持实体经济。

  至于推动中小银行完善治理,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管委会主任吴晓灵牵头完成的CWM50专题报告提到,要从战略上明确中小银行服务小微的重要地位,对中小银行提供更大支持;建立内外部激励机制,约束中小银行立足本职;推进中小银行改革,完善治理体系,提高内控水平,增强风控和盈利能力。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