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首页 >> 财经快讯 >>快讯 >> 起诉微念,字节撤资,李子柒胜利了?
详细内容

起诉微念,字节撤资,李子柒胜利了?

时间:2021-10-28     作者:财经快讯【转载】   来自:36氪

10月25日,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把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受理法院为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这是李子柒在互联网消失三个月后,给视频停更的一个正式理由:李子柒和曾经的经纪公司闹掰了。

第二天,子柒文化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起诉微念公司主要是“股权的问题”。

但稍微清楚点事情来由的人都知道,引发这个官司的是“李子柒”这个IP。前两天,李子柒上央视的《鲁健访谈》,也道明了这一点,“我是挺想保护它的”“我想保护的仅仅是这个名字而已”。

股权和IP的争夺

2016年,李子柒有了点名气,虽然微博的粉丝不足1万,但她的商业潜力被微念的创始人刘同明观察到了。一趟飞机,一顿四川人最爱的火锅,两个人的合作开始了。

2017年,双方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据天眼查app显示,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万,李佳佳(李子柒本名)认缴49万,微念持股51%。

(四川子柒股权架构 图源:天眼查)

李子柒专注内容,微念做运营推广。分工,然后,就是李子柒高速涨粉的几年。

2021年1月25日,李子柒 以1410万的订阅量打破了自己创下的“最多订阅量的YouTube中文频道”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现如今在国内主流的视频网站,李子柒的粉丝数至少百万级,微博上粉丝2700万。

而且因为视频内容极具中国本土气息,在海外媒体上俘获了大量外国观众,“李子柒”更是被央媒以文化输出的标签点名赞扬。

到这里,“李子柒”的未来本该是顺风顺水,再创辉煌不过顺水推舟的事,但李子柒的最新视频却停在了7月14号。

互联网消失的三个月,被社交平台上放出来的零星消息不断放大,媒体推测“李子柒”被资本绑架的传闻不绝于耳。这次央视的访谈和两个公司间官司的消息,表明问题出在了股权和IP上。

这基本上和之前媒体的猜疑差之毫厘,不过对于李子柒能否赢得“李子柒”这个IP,观点都比较悲观。这就涉及到2017年成立的四川子柒。

分析认为,李子柒只有四川子柒49%的股份,微念有51%的掌控权。此外,据天眼查APP显示,四川子柒旗下的公司参保人数为零,基本上是一个空壳公司。

这点也很容易理解,李子柒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只需要一个摄像、剪辑——这还可以一个人干,剩下运营变现的活都是微念在做,四川子柒基本不需要什么人。

简单的说,这些分析认为,四川子柒就是一个空架子,而且这个空架子的主导权还不在李子柒手里。

更有微博博主认为,在股权这块吃亏的李子柒,最后可能沦落到颗粒无收情况。

(图源:微博截图)

现在李子柒和微念的事情可以这样总结:得到舆论的在法理上不占优,法理占优的又失去舆论支持。这一切,从一开始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游戏。

流水的网红,铁打的MCN

在这场仍有迷雾的“资本绑架”案中,微念显然处于非常不利的舆论之下,在群众眼中,这成了一个博主对MCN机构、一个“弱女子”对强大资本力量的对抗。

舆论的好处是让弱势的一方得到更多关注。

知道自己舆论位置的微念,显然也不敢在媒体上轻举妄动。《财经》记者曾经联系微念创始人刘同明,刘同明说不便回应,“二次以上传播时容易被加工曲解”。

当事人不便回应,同行就有人站出来了。

网星梦工厂”老板吕不韦在微信朋友圈为MCN机构站台,大概意思是红人的爆红,公司也出力了,但在后期随着红人的影响力扩大,开始对原来的合同不满,想尽办法否定之前的合同。

(吕不韦朋友圈 图源:新榜)

简单的说,红人违反“契约精神”。

如果站在MCN的角度来看,这种解读当然是合理的。

互联网发展后,一个问题是,有优质内容的人无法变现,所以这个时候,MCN就来了。

MCN全拼Multi-Channel Network,直译为多频道网络,就是促成商业内容变现的机构,最早发源于美国。在直播时代,这个概念演变成了网红经纪的幕后推手。

当初虎牙斗鱼这些直播平台兴起的时候,冒出来了很多培养主播的公会,有点像MCN。但MCN冒出来,还要等到短视频兴起。2016年刘同明找到李子柒的那一年,正是MCN机构开始火爆的时候。

根据《2020年中国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数据,2020年的MCN机构总数已经突破两万家。

一般一个MCN机构下面会培养很多的潜质“网红”,但真正能红的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而一个网红,花开花谢也不过“三个月”,大多数人不会像薇娅、李佳琦那样可以按年来计算职业生涯。

一位从事过MCN的创业者曾向伯虎财经吐槽,网红MCN与明星经纪一样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红了,就想跑,过河拆桥不少。那些不上不下的,又都靠头部网红供着。”

概率小,流失大。所以,回本都是个难题。

2020年MCN行业重点营收布局比例中,电商变现的业绩尚达不到50%。一个MCN机构的创始人说,周围赔钱做MCN的公司在90%以上。

MCN深谙此理,这行赚的就是快钱。只要培养出来了一个“爆款”网红,就开始疯狂回收成本。

微念打造过不少的网红,除了李子柒,还有“博主女神”林小宅、短视频界薛之谦“nG家的猫” 等。

但这终究不是一个可复制的模式,一个网红都很难打造,更别提后面的转化、变现了。

为找到新模式,早在2018年,微念就上线了李子柒同名的天猫旗舰店,并成立了立尔西文化公司,接下了微念的商务合作及广告业务,让微念专注到李子柒品牌的孵化中来。

2020年,李子柒牌螺蛳粉卖出了5亿元。也是这一年,微念成立了自家的螺蛳粉工厂,持股70%。微念的行业代码也从“其他科技推广服务业”变更为了“互联网零售”。

微念探索出来了一个MCN的新模式,不是直播带货,而是自建工厂,是自己生产产品去卖。但这依仗的都是头部网红。

接下来的三件事

没有人的梦想是一辈子当个打工人,特别是像李子柒这种头部红人。

尴尬的就是,微念这种MCN机构,靠的就是李子柒这样的头部红人,但这样的人出走又是注定的。

失去了李子柒后,对于微念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损失。因为就算最后的“李子柒”IP归属微念,也无法避免消费者嗦螺蛳粉的时候,少了点灵魂。

而且因为这个事情,今年6月刚刚入股微念的字节宣布退出持股。

对于李子柒来说,如果失去“李子柒”,又是一段昏暗艰难的增粉路。

此前B站“翔翔大作战”和经纪公司闹翻后,虽然很快改名复出,但现在几百万的粉丝相比之前的几千万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时间是最贵的成本,特别是对于李子柒在外网的影响力来说。

但有一点的可以确定的是,不管官司的输赢,李子柒依然可以活跃在大众面前,因为她是内容创作者,不是3个月的网红。

就像李子柒事业部负责人李小刀说的,李子柒具有“不可复制性”。这也是为什么,同样做田园生活的李亚鹏只有靠“挖墙脚”这样的流言来蹭一下李子柒的热度。

“李子柒”的IP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这个IP背后的那张脸,以及她穿上那些古典气息的衣服后所散发出来的气质。

假如说李子柒衰落了,那不是因为IP、内容不行了,而是因为“悠然见南山”的网民趣味已经过去了。

但现在,看不到这种衰落的颓势,而是看见一颗新星又要冉冉升起。

在这互联网消失的三个月,9月,李子柒担任了“四川农耕文化形象大使”,不久后接受新华社的采访;10月,又出现在太湖世界文化论坛活动。

(太湖世界文化论坛活动 图源:网络)

近日参加央视的访谈,李子柒说,她未来的内容创作有了三个方向:共同富裕;非物质文化遗产;青少年价值观引导。

这个时代,只有追准主旋律、找准潮流的人可以长久发光。5年前,李子柒找到了短视频,找到了田园生活,现在她又找到了。

最后:给MCN公司

看《水浒传》的时候,经常会有兄弟结拜的画面,最后都不忘一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哪位社会资深人士故作深沉地说,“有难同当容易,有福同享难。”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看的多了,发现有福同享确实要比有难同当难上千倍。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在落魄的时候可以相依为命,一条裤衩两个人穿,很是欢乐;但在功成后,往往因为分账不均而反目成仇,让人深感悲哀。

当然,这主要怪当初抢劫前,没有签合同。

对于MCN公司来说,则是当初依仗自己的优势地位,给别人签下“霸王合同”,想吃一辈子——而不是把别人变成利益共同体,一起吃一辈子。

不公平感是所有匪夷所思问题的终极答案。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