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首页 >> 商业人物 >>商业人物 >> Y Combinator任命其首个专注医疗与生物科技的合伙人
详细内容

Y Combinator任命其首个专注医疗与生物科技的合伙人

时间:2021-10-28     作者:商业人物【转载】   来自:福布斯中文网

受疫情和最近投资组合的成功(包括几家上市公司和新诞生的独角兽公司)的鼓舞,Y Combinator正加倍投资生物创业公司,并迎来了其有史以来第一个完全专注于该领域的合伙人。

这家著名的创业孵化器公司已聘请nVision Medical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Subhi Sarna来担任该公司在生物领域的集团合伙人。过去一年,Sarna都在Y Combinator担任访问合伙人。

Sarna将接棒YC董事总经理Jared Friedman,后者曾是Scribd的联合创始人,近年来一直负责YC不断增长的生物投资组合。Sarna的任命使Y Combinator在即将到来的冬季拥有11个集团合伙人。(Algolia前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icolas Dessaigne也被提升为集团合伙人。)YC的四位冬季访问合伙人则包括刚上任不久的Virta Health首席产品官Divya Bhat。

Sarna的任务很简单:在生物和生命科学领域,帮助YC深化和标准化其投资范式,同时支持其他可能不符合传统生物技术风险投资管道模式的创业者。

Y Combinator首次涉足生物和医疗领域是在2014年,当时,在Sam Altman和Paul Buchheit的推动下,基因编程公司Ginkgo Bioworks加入了Y Combinator的夏季项目,尽管YC当时的合伙人中没有任何人具备该领域的专业知识。该孵化器的目标是其合伙人认为传统生物技术投资者服务不足的创业者,这些投资者通常会积极孵化和组建经验丰富的创始团队。

“一个刚毕业的博士或博士后可以成功地创办自己的医疗公司,这在当时是一个相当激进的想法;它迄今仍然没有被广泛接受,”Friedman说。

Friedman补充说,起初,YC的名字和人脉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它帮助说服了这些初出茅庐的创业者,让他们相信放弃学术职位或工作是可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蜂拥至YC演示日的投资者开始想要在生物领域进行投资,而新加入的创业者也能向过去的一拨人寻求专业知识。就这样,YC在2017年接受了第一家治疗公司的加入。

在最近的2021年夏季,YC接受了大约50家医疗保健公司,其中20家从事“核心”疗法,另有10家左右开发医疗设备和诊断技术。迄今表现突出的公司包括已经上市、目前市值超过250亿美元的Ginkgo;从植物中生产工业化学品的Solugen;从事免疫治疗癌症的Asher Bio;以及最近申请上市的Pardes,其产品包括治疗新冠肺炎的抗病毒药物。YC表示,该组织在生物医药领域迄今已筹集了总计70亿美元的资金。。

图为Ginkgo Bioworks及其联合创始人,摄于2019年,他们仍然是Y Combinator在生物技术领域的成功孵化代表。图片来源:MICHAEL PRINCE/THE FORBES COLLECTION

 

为了让这个数字在未来增加到75或100家公司,YC找来了Sarna,因为该机构认为Sarna与他们喜欢的生物技术公司背景相似。Sarna自己也曾因太年轻、缺乏经验而被人质疑她无法创办nVision。但事实上,她在24岁时就创办了nVision,当时她对卵巢癌感到恐慌,因此希望能够制造出检测女性输卵管中这种致命疾病的设备。她说:“我花了一年时间,开了50多次会,才筹到了第一笔25万美元的资金,用来建造一个原型机。”2018年,Sarna以2.75亿美元的价格将nVision连同盈利在内卖给了Boston Scientific公司。

为了使YC的生物项目制度化,Sarna必须将其孵化过程与该公司对软件公司的孵化方法区分开来。许多软件公司在申请的一天之内就会收到被接受或拒绝的决定,但Sarna表示,她将与医生和其他专家交谈,深入研究申请文件,以检查其科学背景是否真实,或至少有进一步调查的潜力。Sarna说:“在医疗保健方面,我根本不相信有捷径可走。你需要对你的补偿计划和监管计划有着非常扎实的了解,以及清楚地知道你将如何证明你正在从事的科学研究是正确的。”

Y Combinator也正在采取措施,为有特定重点的公司构建经验。例如,该孵化器将把治疗学的成员公司或合成生物学的成员公司组合在一起,提供专注于生物和健康公司的KPI手册,也可以根据这些指标来衡量自己。此外,Sarna还在组建一个科学咨询网络,以便与投资组合当中的公司开展合作。

怀疑论者会认为Ginkgo是YC在生物领域迄今为止最大的成功,并指出说,由于最近进入其孵化程序的公司越来越多,因此要判断这些公司与其他生物投资组合,甚至YC内部的其他焦点小组相比如何还为时过早。不过在Sarna和Friedman看来,该公司至少已经孵化了5家独角兽公司,而即将上市的Pardes将是他们的第三次IPO。

他们说,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如何说服高素质的企业家相信,他们可以从YC时间有限的项目中获得足够的价值。Sarna计划通过一旦某家公司被接纳就向他们提供援助来解决这一问题,而不仅仅是在正式开始日期之后。

Sarna说:“我所希望的是,在演示日之前,我们不仅能传达‘这些伟大的科学家在伟大的科学上的工作’的完整信息,而且他们的商业模式、故事、监管策略和报销策略也都已被整理出来。”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